你好,欢迎光临鹿世界剧本工厂官方网站!
客服电话: 19138950510
剧本详情
昭和保镖
剧本类型: cp  沉浸  机制  阵营  硬核  本格  
作者:李放言
人数:6人剧本
各位,欢迎来到昭和年代,从我这儿的六张老照片选一张吧,看看你能否在这里生存下来。
  • 人物简介
  • 故事大纲
  • 人物剧本
  • 剧本评价

Riko(神秘的女杀手,外表看上去非常年轻) 

鬼丸(满脸胡茬的大叔,随身带着一把胁差) 

山本秀武(干枯瘦弱的男人,散发着野兽的气息) 

恶鬼(带着针织帽的男人,对人总是彬彬有礼) 

山本樱(山赤组总长之妻,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 

昴次郎(目光清澈的少年,做事非常积极认真)

朝鲜战争结束后的韩国民生凋敝,很多平民迫于生计不得不偷渡前往一海之隔的日本,在这群偷渡客中,两名韩国地痞背负着身上的罪孽来到日本,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系列以他们为起因的离奇案件。 几十年后,一个庞大的地下帝国在日本riko杀掉自己的母亲从而获得杀人犯的谅解这一情节其实是可以的,但是细节处理的不是十分巧妙,会使人感到有些奇怪,在这场戏之前建议花些笔墨去铺垫下RIKO的戏份和情感,而且杀人犯在不认识RIKO的情况下很难会信任一个陌生的小女孩,他放过小RIKO 的动机也要写清。 故事方面情节非常有画面感,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电影,但是情节和情节之间的衔接并不是非常的丝滑,比如恶鬼和RIKAO两个人物之间产生联系是完全的机缘巧合,这种设定用在故事的开头可以,但不能用在故事的重要情节中,会十分的奇怪。 把主持人手册写完,故事层面再雕琢一下。志磨市崛起,而新的总长刚刚上位就遇到了一系列刺杀事件......
山本秀武/崔厉旭(男,消瘦颓废,顶着一对黑眼圈) “秀武大哥,请您谨慎一些,场上的局势对我们非常不利!” 花牌场上,随着又一摞牌被对方取走,你的小弟安房多明在一旁担心地擦了擦汗,败绩连连的你扫了眼对面山一样高的筹码,用右手轻轻地叩了几下桌子——这张桌子上还有几个弹孔。桌子另一头坐着的是志磨市的赌神Jacky,此刻他正心不在焉地盯着场中的牌,他已经拿到了“雨四光”,而你则只有杂牌。 “小鬼,不想玩就去海里捞鱼,别在这儿耽误我做生意”他不耐烦地对你说。 你盯着他的眼睛笑到:“Jacky,你不觉得我们的赌注有些无聊吗?敢不敢和我赌点大的。”Jacky吐出一块口香糖说:“我无所谓,只要你能遵守诺言,输了就不再染指小吉祥庙。”你右手伸出两根手指,阴沉沉地说:“我想说的是,这局就赌上我们两个人的命。”话音刚落,多明立刻掏出手枪对准Jacky,Jacky见状丢掉了之前的悠闲对着你怒吼:“山本秀武你太大胆了,敢在这里硬来?你知不知道外面全是我的人啊!” 你淡定自如的把自己的牌一张张翻面:“Jacky,那你就把你的人叫进来吧”Jacky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朝门口走去,开门的一瞬间便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安房多明见状立即上前补了一枪,他倒在地上,脸上仍挂着惊恐和不安的神情,此时大厅里已横七竖八地躺了几十具尸体,你走出门踩在Jacky的尸体上说:“这下麻烦了,居然搞得这么狼狈,多明待会麻烦你把这里收拾干净,明天我们继续营业。”安房多明会意,招呼打手把尸体搬走,看着被抬走的Jacky,你不禁回忆起了往事...... 你叫崔厉旭,韩国釜山人,父母都是渔民,有时也做一些偷渡生意,自有记忆起你就与他们生活在船上,5岁时父母为了让你读书把你寄养在岸上的叔叔家,你的叔叔崔在龙在岸上经营着一家不大的赌场,他还有一个比你大五岁的儿子叫崔泰佑,崔泰佑不喜欢读书,成天带着你走街串巷地打架闹事,海上出生的你从小就喜欢冒险,于是你们兄弟俩很快在孩子里“称霸一方”。 一天,你独自逃课出去玩,走到后街时遇到一群比你大不少的青年,他们把你围起来问:“小子,你哥哥呢?”,你知道他们八成是来闹事的于是没好气地回答到:“关你屁事。”话音刚落一个拳头就朝你脸上招呼过来,为首的青年呼喝:“泰佑不在还这么狂妄?给我教训他!”你被一脚踢到在地上,随后雨点一般地拳头和飞脚就落在你的身上,你只能用手护住脑袋。 不知被打了多久,你终于在巷口听到表哥的声音,这伙人见表哥来了慌忙逃窜,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后你勉强爬起来看到表哥和他的朋友们正追赶那伙逃跑的青年,你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跟在他们后面追,表哥看到你立刻跑过来说:“没事吧厉旭。”你刚想说没事就感到一阵强烈的反胃,只能撑着墙呕吐起来。表哥拍着你的背心疼地说:“厉旭,以后我不在你身边时千万不要一个人乱跑,岸上坏人太多了”,他安慰的话在你听来却好像被看扁了,你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让他高看。 你的机会很快就来了,1960年的一天你回家发现叔叔崔在龙正慌张地收拾东西,你疑惑地问他要去哪,他告诉你要去日本志磨市赚大钱,你在父母的偷渡船上听说过那里,那是一座因盛产黄金而出了名的城市,巨大的财富在你们这里刮起了了一阵移民风潮,你们村几乎家家户户都能说几句日语,听到叔叔要去那里你激动地对他说:“叔叔,带我一起去吧,我也要去冒险!”听到你的话叔叔突然从行李中拿出一把日本刀对着你,明晃晃的刀刃吓得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你受惊叔叔大笑:“厉旭,等你练好胆子在过去保护叔叔吧!”你骂自己没用,只能目送叔叔和一个魁梧的男人上了你父母的渔船。 叔叔离开后你更无心念书,偷了街坊的钱也给自己买了一把日本刀,然后照着日本武士电影里的招式练习,时间久了你虽没练成什么刀法,但与比你大的孩子们打架时也很少会输。 18岁那年,你的表哥也准备去志磨市,你央求他把你也带去,但父母却坚决不让你上船,你想让表哥帮你说话,没想到表哥竟然也让你再等等,愤怒之下你对表哥大喊:“我8岁就帮你打架壮声势,15岁就敢追着人砍,现在我18岁就已经是帮派二把手了,凭什么我不能跟着你一起去?!”妈妈听完你的话上来就给了你一巴掌:“我和你爸爸每天辛辛苦苦挣钱供你读书,你竟然跟着你表哥学做小混混?”表哥拦住你的父母劝说:“对不起伯父!厉旭不好好读书是我的不对!海警来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你父亲看到海警来了也没有再发作,只是对着表哥说:“帮我把厉旭扔下船,你和大哥以后别再回来了。”随后父亲和表哥把你捆起来扔回岸上,你在岸上不停地大声叫骂,直到渔船在你的视野里慢慢变成一个光点...... 你躺在沙滩上,感觉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盛大的背叛。为什么父母和表哥都希望你好好读书呢?父母也就算了,就连升哥都要你好好读书?难道他也觉得你不行?一阵阴冷的海风打断了你的思考,你发现绳子捆的并不紧,用力挣了几下就自行解绑了,你慢慢地往回走去,现在你只想找个地方发泄,对了,就去学校吧,这个束缚你的地方该消失了...... 两小时后,你的学校燃起了一场大火,看着眼前的火焰你发现自己竟然越来越兴奋。你一夜没睡,第二天集合了社团的所有兄弟,向他们宣布自己要去日本,愿意去的人可以跟你一起过去扬名立万,不愿意去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人们面面相觑,这时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发出:“日本离这里很远,我们搭你父母的船吗?” “不!”你否定了他说:“我们自己划船去!”豪言一出,台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一会大家纷纷摇着头离开院子,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小孩,你记得他叫朴海一,刚刚加入社团不久,他看旁边没人了一脸崇拜地看着你说:“厉旭哥,我知道昨晚学校的火是你放的,你太酷了,我愿意跟你混!”你得意地对他说:“跟我混就对啦,我们去偷船!” 三天后的夜晚,一艘舢板离开了石湾,你和朴海一轮流执桨,凭着直觉朝日本划去...... 一天过去了,你们没有看到陆地,好在船上的物资还充足...... 两天过去了,你们仍然没看到陆地,被海水包围的你有些搞不清自己的船是否还在前进...... 三天过去了,你和朴海一都有些疲惫,你们的物资不多了,但好在朴海一很信任你,他仍然卖力地划着船...... 第四天夜里,一个浪打翻了你们的船,你和朴海一费了好大劲才回到船上,不过你们的物资全被海水冲走了,看到疲惫的朴海一,你鼓励他说:“海一,先休息吧,我们明天一定能到!”他点了点头很快靠在船尾睡着了,你则看着天空思考明天的方向,这时你突然发现天上的星星好像比之前少了许多,是天亮了吗?不对,是云变多了! 一股不安的感觉从你心里升起,果然没一会雨就落了下来,你知道要下暴雨了,赶忙把朴海一喊起来,你们一齐拼命划水,想逃离这片海域,但暴雨来得远比你们快,舢板周围的海水很快变得不安分起来,一股海浪扑上舢板,朴海一差点又摔回海里,你用绳子勉强把自己捆在船上。他则趴在船尾大喊:“厉旭哥,我们怎么办?”你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这种情况你也从没遇见过,这时你看见远处出现了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光点。“是大船!”你想到,于是赶忙对着朴海一大喊:“往前面划,前面有大船!”,你们不顾一切地向那束光划去,边划边大声呼喊希望能被那艘船注意到,那道光渐渐露出了形状,你发现那好像是一艘渔船,于是勉强站起来用力地朝它的方向挥舞双臂,这时一道巨浪拍来,你跌进海里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中你听到有人在喊你的名字,但那声音忽近忽远,你看到父母出现在远处生气地指责你,想上去向他们解释但怎么也追不上他们,跑着跑着你一脚踩空,随后朝地面坠落下去...... 你醒了,醒来后映入眼帘的除了洁白的墙壁和天花板外,还有在一旁打瞌睡的朴海一,你用手戳戳他,他晃晃脑袋清醒过来,看见你惊喜地大叫:“厉旭哥,你醒啦!”,叫声刚落,表哥突然推开门冲了进来,他看到你抬手就要朝你打来,你正准备躲却看到朴海一死死地拦住他。你又惊又喜,问他:“发生什么了表哥,你为什么要打我?是你把我救到志磨了吗?”听完这话,表哥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在一旁,他抬手示意朴海一,海一呜咽着对你说:“厉旭哥,是伯父伯母救了我们,可是他们俩没能逃过海浪......” “什么?!”你从床上弹起,怪不得那种天气还会有渔船,原来是你的父母来找你......你怔怔地坐在床上,眼泪不自觉地滚落,表哥过来拍拍你的脸说:“既然来了就在这边待着吧,我不会逼你做什么,但你要记得自己是从哪里捡回的这条命!”听到表哥的话你立即跳下床朝着石湾的方向行了几个叩礼...... “爸爸妈妈,我崔厉旭,绝对不会辜负你们给我的第二段人生!” 收回回忆,你点着一颗香烟走出赌室,赌室外的大厅里横七竖八地倒着不少尸体,此时你的几个手下正翻弄着它们,看到还能喘气的就补上一枪,你站在大厅中央环视四周,一个带针织帽的中年男人朝你走了过来。 “辛苦你了。”你朝他抛出一根香烟,他凌空接住却没有立刻点燃。这人是恶鬼,在码头一家独大,不久前你重金买通了他让他在小吉祥庙的食品仓库里下毒,毒杀了Jacky大部分的手下,这才轻松拿下Jacky的地盘。他把香烟装进口袋对你说:“不愧是山本大哥,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能把Jacky拿下。”山本秀武是你来日本后给自己起的名字,表哥和叔叔分别也给自己取日本名为山本创介和山本雄。 你听到夸奖不免有些得意:“那还用说,毕竟我以后也是要做会长的,收拾一个赌鬼so easy。”,恶鬼笑笑:“这次合作还算愉快,下次有生意还可以通知我。”你张开双臂给了恶鬼一个拥抱:“合作愉快啦恶鬼。” 送走恶鬼后表哥和叔叔来了,见你你兵不血刃就拿下小吉祥庙高兴地对你连连夸奖,还准备在山本大饭店专门办场庆功宴表扬你。你感觉身心舒畅,禁不住大喊:“日本!我一定会征服你!!!” 第二天晚上,你自信地步入会场,刚进大门就听到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许多你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都纷纷向你祝贺,一瞬间年轻有为,有勇有谋,大展宏图等等的恭维之词如潮水般涌入你的耳朵,就连山本雄手下的第一高手鬼丸都对你赞赏有佳,你感觉自己轻飘飘的,眼前好像出现了全市所有社团都对你俯首称臣的画面。这时你发现会场角落有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的美女也在注视着你,于是你朝她走去...... “怎么了美女,一个人来的啊。”离她近了后你才发现这个美女似乎比你还高一些,精致的五官点缀在她小巧的脸庞上显得十分少女,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她傲人的身材,在礼服的衬托下更是凹凸有致。你向她走去,发现她胸口还佩戴着一枚造型古朴的胸针,看着眼前的美女你有些心神荡漾,于是轻佻着说:“美女身材这么好呀,跳两下给我看看?” “你说什么?!”眼前的美女惊讶地说。 你笑着对她说:“跳两下啊,让我看看你这对大白兔是不是真的。”说着两手捏成鹰爪状朝她的胸前抓去。 那美女看你色迷迷的朝她袭来脸色变得通红,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你说:“我看你这小子是活腻了”随后捡起桌上的餐刀就朝你切来,你慌忙侧身躲过这一刀,她气势汹汹地转身又要来捅你,幸好叔叔的大将鬼丸将她死死拦住,她被人拦着嘴上仍不停地咒骂:“别拦我!敢找我赤木樱的茬,让我阉了这小子!” “赤木樱?”听到这个名字你瞬间清醒了过来,眼前宣称要阉了你的女人竟然是山赤会二把手赤木浩的女儿,在山赤会中大哥的女性亲属是不能随意侮辱的,见她不死不休的样子你不禁有些害怕,这时山本创介赶过来说:“赤木大姐别生气,我弟弟刚来这里不清楚这些,请您千万别与他斗气。”说完回头拼命给你使眼色,你会意扑通一声跪在赤木樱面前说:“对不起赤木大姐,全部都是我不好!犯了这样的错我实在太羞愧了!”说完用力地抽起了自己的脸,这时山本雄和赤木浩也赶了过来,一番赔礼道歉后对方总算是没有继续追究。回去后山本雄把你叫到面前语重心长地说:“秀武,你胆子大敢闯敢干,但可惜太年轻太冲动了,今晚的事情过后恐怕社团里很多人会对你有意见,我想小吉祥庙就先交给创介管理,等你成熟一些我再......”你知道自己闯了祸,但抢走你的地盘让你有些不满意,于是你打断叔叔说:“叔叔,小吉祥庙是我攻下的,这处罚是不是......” “无礼!”你话还没说完一个烟灰缸就狠狠地砸到了你的头上,你抬头看到山本创介指着你的鼻子怒骂:“你知不知道自己今晚捅了多大的篓子!对那女人无礼?你现在应该被砍掉双手!要不是有我和父亲你觉得自己能完整地跪在这里吗!?再在这里胡闹当心我把你赶回釜山!!”你被训的没了脾气,只得低下头不敢再作声,一番斥责后你被赶出了叔叔家,走出大门,你发现街对面停了辆白色的五十铃,而站在车前的人正是恶鬼,他挥挥手示意你上车,你垂头丧气地朝他走去...... “怎么啦秀武,听说你闯了点祸?”恶鬼递给你一根烟,你发现这正是你昨天给他的。 “没什么,只不过最近我们没有生意了。”你狠狠抽了一口香烟靠在座位上说。 恶鬼哈哈大笑:“这算什么,我是看你有潜力才愿意跟你合作的,走吧,我们去码头开心开心,忘掉不快乐的事。”你用沉默代表同意。车子快速穿过志磨市的大街小巷,你打开车窗任由晚风扑面,沁人心脾的风中夹杂着都市的气息,你眯起眼睛,彷佛已经看到了前方的灯红酒绿。 “享受一下生活也无妨。”你这样想着,跟着恶鬼走进歌舞伎町......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里叔叔和表哥果然没让你参与帮派的任何事情,于是你报复性地跟着恶鬼夜夜笙歌,时间久了码头每间赌场的老板都成了你的熟人,每间歌厅也都有你的情人,最要命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竟染上了毒瘾,毒瘾每次发作你都痛的满地打滚,无奈之下你只能把一捆捆的现金交到恶鬼手中,换回一包包的毒品以及无穷尽的空虚,很快你花光了手里的积蓄,你不敢开口向叔叔要钱只能找恶鬼借,恶鬼听说你要借钱便笑着说:“小鬼,不是我不想借你钱,只是你玩的太大,我们实在没钱供你啊。”你感觉骨头有些痒知道毒瘾又要发作了只能嗫喏着请求说:“给我一点点就好,我什么都愿意做。”说完毒瘾彻底发作,你痛的满地打滚,朦胧中看到恶鬼得意的大笑。 恶鬼同意借给你钱,而你则需要告诉他山赤会的货都藏在哪里,你不愿意背叛社团,但每次毒瘾发作时那万蚁噬骨般的痛苦都让你不得不屈服,在丰平町的一间咖啡馆里,你与恶鬼进行了第一次交易,你知道自己被他控制了...... 混沌的生活就这样过了几年,你听说社团大哥被偷袭,对方炸毁了普龙山上的大哥们的别墅,爆炸案不久后叔叔也突然病逝,随后山本创介成为了话事人,还迎娶了那个被你调戏过的女人赤木樱,看着山本创介人财两收满面红光的样子,你想到以自己的能力若不是染上毒瘾现在一定也是个风云人物,赤木樱这种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现实却再一次狠狠地打了你的脸,山本创介担任话事人后恶鬼居然要你把山本创介的行动路线都透露给他,你知道自己这样做算是彻底成为叛徒了,但无奈恶鬼给你的毒品效力极大,普通毒品根本不能满足你。你害怕表哥出事,于是开始提供一些不完整的情报给恶鬼。 终于,山本创介在赤木家的歌厅被人袭击了,听到消息你急忙赶往医院,看到表哥平安无事你长舒一口气上前询问:“表哥,你没事吧。” 山本创介看见你十分惊讶:“秀武,你怎么来了?今晚我和赤木浩躲在冷库,所以还好......” 看到山本创介身上的伤,你愧疚对他说:“表哥,你现在不太安全,让我来保护你吧。”山本创介抬头认真地看着你,思考了一下说:“秀武,那拜托你这段时间做我的保镖了,过段时间我会召集所有保镖开会,你务必要来。表哥对你的态度转变让你喜从中来,用力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表哥。 走出医院后,你发现恶鬼的人正在门口等你,你猜他行动失败一定要找你的麻烦,刚想从后门走却被一前一后夹住了胳膊,你长期吸毒身体大不如前,只能被他们抓到码头。 刚到码头,恶鬼上来就给了你一脚:“你这家伙学会偷奸耍滑了?歌厅里有那么多保镖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跪在他脚边求饶:“对不起!非常抱歉!恶鬼大哥我求求你饶过我吧我下次不敢了。”他一脚把你踢开说:“饶过你?好啊,你把我死去的兄弟还我我就饶过你。” 你想着自己今天可能要命丧于此了,赶忙说道:“恶鬼大哥别杀我,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非常羞愧!我知道怎么补偿你!”恶鬼没搭理你,你继续说道:“今晚你们打死了很多表哥的保镖,他的身边很缺人,我刚刚在医院已经获得了表哥的信任,我可以让恶鬼大哥你也去做表哥的保镖!” 他与带你来的手下商量了一阵,似乎是在问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对你说:“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敢耍花样我一定会弄死你!” 两天后你如约带着恶鬼到了会场,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发现除了你们俩以外会场还有两对男女,两个男人中一人年纪稍大,你认得他是鬼丸,是叔叔手下的大将,另一人非常年轻你不认识,两个女人中一人正是与你有过节的赤木樱,嫁给表哥后她应该更名为了山本樱,而另一个女人则穿着一身皮衣,脸上的表情冷冰冰地,你看了一眼恶鬼,发现他已经坐下笑眯眯地看着你,你感觉头上出了很多汗,这是毒瘾发作前的征兆,你在心里祈祷着会议赶快结束,可能是你的祈祷起了作用,你的表哥山本创介被人推进了会议室......
我对剧本感兴趣,马上咨询
恭喜您,已了解完该剧本,如果对剧本感兴趣,请在留言框内填写留言吧!
客服电话: 19138950510